咨询热线:17736920826

行业新闻

行业洞察 | 长沙电信大楼火灾对“高层建筑防灾”的再次警示

本站     2022-9-18 8:51:46    

9月16日下午,长沙的中国电信大厦起火。该大厦建成于2000年,地下2层、地上42层、高218米,为超高层建筑。

微信图片_20220918084908.jpg

据亲历者称,16日15:50左右,就接到物业通知,说大楼着火了,并告知要走楼梯间的逃生通道,不要坐电梯。最开始只闻到一点点橡胶烧焦的味道,不到10分钟,火光就直冲楼顶,而16:00明火就被消员迅速防扑灭。

火灾一直是超高层建筑的重大威胁。我国在《民用建筑设计通则》规定,超过100米的为超高层建筑,考虑到超高层种种问题和安全隐患,2021年发改委就严格限制了超高层建筑的新建,给各大城市的“攀高热”降降温。

微信图片_20220918084927.jpg

以大武汉的绿地中心为例:当时的开发商野心勃勃地声称,要把绿地中心建成为“中国第一高楼”,甚至不惜重金请来了迪拜塔的设计团队,原设计高度达636米。后因航空管制和限高等问题,被官方腰斩至475米,仅能成为“华中第一高楼”。

超高层建筑的火灾一直面临着供水难、救援难、灭火难等老大难问题。而这次长沙的中国电信大楼也正是由于物业的提前预警、群众的迅速疏散,最后才没有出现人员伤亡;否则,后果真的是不堪设想。

中铁城际技术人士称,“开裂、空鼓、脱落;保温却不阻燃;阻燃又不能满足节能建筑保温要求,这已成为外墙保温行业的三大‘痛点’。”

可以说,哪怕是湖南电信已经意识到荷花园电信大厦存在消防隐患,“部分设备不符合现行国家标准规范”,但实事求是地说,单纯以外墙保温材料而言,找到完全符合阻燃标准和节能标准的施工方案,似乎也不太容易。

在招标方案刚刚发布10多天的情况下,显然荷花园电信大厦的消防隐患不可能排除,只是,想必连湖南电信都没有想到,火灾来得这么快。

这次没有人员伤亡也没有造成通信事故的火灾,还是给我们提了一个醒,发现了消防隐患绝对不能大意,正如老话所言,不怕一万就怕万一,长沙电信大楼的火灾教训,值得反思。#长沙电信大楼起火#

近年来,我国既有建筑外墙保温火灾或外墙装饰火灾时有发生,尤其是建筑施工期间的火灾频发,电焊、切割作业引发了大量的火灾事故。例如,2009年元宵节的央视大火、2011年的沈阳皇朝万鑫大厦火灾,去年发生的石家庄众鑫大厦火灾、大连凯旋国际火灾,此次发生的长沙电信大楼火灾,外墙装饰材料均发生了剧烈的燃烧,建筑外立面几乎自下而上引起了整面建筑外墙的快速过火,给消防救援工作造成了很大的挑战。

本次长沙电信大楼着火,从网络视频资料来看,预判为金属面层的幕墙火灾或铝塑板面层的幕墙火灾,而且对于长沙地区的公共建筑来说,由于建筑的建造年代较早,可能并没有采取外墙保温构造。该起火灾的迅速蔓延,主要是由于幕墙结构在面层材料与内层材料或基层墙体之间存在的空腔,为火焰蔓延提供了通道和氧气,因而使得火灾一旦发生就会迅速蔓延成灾。

通过对比分析上述火灾案例,可以看到:在这些火灾事故中,着火的幕墙结构中均没有对幕墙空腔进行防火封堵。实际上,在我国早期的规范如《高层民用建筑设计防火规范》GB 50045-95和GB 50045-95(2005年版)中,均仅针对玻璃幕墙提出了防火封堵的要求:“玻璃幕墙与每层楼板、隔墙处的缝隙应采用防火封堵材料封堵”;对于其他材料的幕墙、建筑外墙外侧的其他材料(如保温材料)与幕墙面层装饰材料之间的空腔,规范没有提出空腔封堵的要求。

直至央视大火以后,公安部、住房和城乡建筑部联合发布的公通字[2009]46号文件中,才对各类幕墙式建筑的保温提出了防火封堵的要求:“基层墙体内部空腔及建筑幕墙与基层墙体、窗间墙、窗槛墙及裙墙之间的空间,应在每层楼板处采用防火封堵材料封堵”;《建筑设计防火规范》GB 50016-2014针对建筑外墙外保温的空腔,提出了在每层楼板处采用防火封堵材料进行封堵的要求;《建筑防火封堵应用技术标准》GB/T 51410-2020针对建筑幕墙和建筑外墙外保温系统的空腔提出了层间封堵的技术要求。由于在高层和超高层建筑中,数十米、上百米或百米以上的幕墙结构中,没有防火封堵要求和措施,导致了一旦发生火灾,由于“烟囱效应”的作用,就会造成火灾的迅速蔓延。

目前,相对于建筑外部火灾来说,我国的建筑内部空间按照《建筑防火设计规范》进行设计时,由于考虑了防火分区,设置了火灾探测和报警系统、疏散指示系统、防排烟系统、灭火系统等诸多的防、灭火设施,具有较高的防火安全度。而且,《建筑内部装修设计防火规范》GB 50222自1995年开始实施以来,极大程度上规范了建筑内部装饰装修材料的选择与应用,使得目前我国建筑内部的火灾风险基本处于可控范围内。

针对建筑外墙保温和外墙装饰的火灾风险,《建筑设计防火规范》GB 50016-2014修订时,新增第6.7节“建筑保温和外墙装饰”,对建筑的外墙保温及外墙装饰材料的燃烧性能及构造措施提出了详细的规定,将有助于降低新建建筑外墙保温及外墙装饰火灾频发的态势。自2019年消防审验工作职责划转住房和城乡建设部门以来,各级住建部门均对建筑的防火问题给予了高度的关注和重视,并积极作为开展了大量工作,采取了多项措施,已针对既有建筑的外墙防火问题开展了大量的专题研究工作。陆续发布了《外墙外保温工程技术标准》JGJ 144-2019《建设工程现场消防安全技术规范》GB 50720-2011《建筑防火封堵应用技术标准》GB/T 51410-2020等相关技术标准。针对外墙保温工程,提出了明确的防火指标要求;针对施工过程中的火灾问题,从多角度、全方位提出了严格的技术和管理措施,特别是针对建设工程中的用火、用电、用气管理提出了具体的要求,以降低火灾发生的风险;针对建筑中的各类建筑缝隙、贯穿孔口,提出详细的防火封堵要求,以防止火焰和烟气的蔓延。并且多地已提出了建设工程消防安全全过程管理的创新技术监管试点模式,力争在各地推广严格按照标准进行设计的同时,进一步监督相关技术标准的落实情况,以及进一步加强对施工现场的消防安全监管工作,通过日常的常态化管理工作,逐步提升施工过程的消防安全水平以及建设工程的防火施工质量。

文章素材来源于网络、建筑防火研究所,如有侵权请第一时间联系删除


更多相关信息 还可关注中铁城际公众号矩阵 扫一扫下方二维码即可关注